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督察 >
“伊春空难机长获刑”: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发布日期:2019-09-11

“伊春空难机长获刑”: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我来说两句(1)

【专业分类】民航法律 【文章编号】34-2014-0594

  

“伊春空难机长获刑”: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重大飞行事故罪的罪与罚

  事件回顾:

  2010年8月24日21时38分,河南航空有限公司E190机型B3130号飞机执行哈尔滨至伊春VD8387定期客运航班任务时,在黑龙江省伊春市林都机场进近着陆过程中失事。4年过去了,当时惨痛的一幕仍不忍回顾。

  2012年6月29日,国家安全生产管理监督总局网站上公布了调查报告,其中调查报告中“直接原因”的第一点即是“机长违反河南航空《飞行运行总手册》的有关规定,在低于公司最低运行标准(根据河南航空有关规定,机长首次执行伊春机场飞行任务时能见度最低标准为3600米,事发前伊春机场管制员向飞行机组通报的能见度为2800米)的情况下,仍然实施进近”,在处理意见中进一步指出:“齐全军,中共党员,河南航空E190机型机长。作为事故当班机长,未履行《民用航空法》关于机长法定职责的有关规定,违规操纵飞机低于最低运行标准实施进近,在飞机进入辐射雾,未看见机场跑道、没有建立着陆所必须的目视参考的情况下,穿越最低下降高度实施着陆,在撞地前出现无线电高度语音提示,且未看见机场跑道的情况下,仍未采取复飞措施,继续实施着陆,导致飞机撞地,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飞机撞地后,没有组织指挥旅客撤离,没有救助受伤人员,而是擅自撤离飞机。建议依法吊销其飞行驾驶员执照,给予开除公职、开除党籍的处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3年11月28日,机长齐全军涉嫌重大飞行事故罪一案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这是中国首例飞行员被指控重大飞行事故罪的案件,受到了国际民航组织及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的高度关注。

  一年来,很多人包括业界和学界都在思考,机长是否构成重大飞行事故罪。涉案机长的定罪量刑不仅仅是个案的法律适用本身,也直接影响民航从业人员,尤其是航空人员的心态、行为习惯和法制认知。

重大飞行事故罪的犯罪构成

  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了重大飞行事故罪:航空人员违反规章制度,致使发生重大飞行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飞机坠毁或者人员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从学理上解释,机长齐全军的行为符合重大飞行事故罪的犯罪构成。所谓犯罪构成,是指依照我国刑法规定,决定某一具体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为该行为构成犯罪所必需的一切客观和主观要件的有机统一,是行为人承担刑事责任的根据。任何一种犯罪的成立都必须具备四个方面的构成要件,即犯罪客体、犯罪客观方面、犯罪主体和犯罪主观方面。重大飞行事故的犯罪客观方面包括三个因素:航空人员必须有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必须发生重大飞行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严重后果,和严重后果必须是违章行为引起的,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三个因素相互联系、相互制约,不可分割、缺一不可。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犯罪主体为特殊主体,即必须是航空人员,即持有法定执照从事民用航空的空勤人员和地勤人员。空勤人员包括:驾驶员、领航员、飞机机械师、飞行通信员、空乘人员、航空摄影员和安全保卫员;地勤人员包括航空器维修人员、空中管制员、飞行签派员、航空电台通信员。重大飞行事故罪的主观方面是过失,而且只能是过失,如果是故意则涉嫌其他罪名。犯罪过失是指犯罪主体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所持的心态。

  可见,按照法律规定,齐全军构成重大飞行事故罪似无疑问了;并且,航空安全记录一向良好的民航出现了重大飞行事故,而事故中的机长生存了,调查表明其负有直接责任,作为中国首例飞行员被指控重大飞行事故罪,判决的结果应在人们意料之中吧。

  然而,笔者对于这个结果也略显意外。

  从理论上探究,《刑法》对重大飞行事故罪的规定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第一档和第二档法定量刑的规定存在重复。第一档法定刑为:发生重大飞行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第二档法定刑为造成飞机坠毁或者人员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伊春空难造成机上44人死亡、5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30891万元。显然应属第二档法定刑范畴,但又判了个三年有期徒刑,这一从轻处理依据何在?

  法律规定本身存在问题固然不能成为免责、减轻、从轻的理由,但是各种因素的考量亦不能违背刑法基本原则——罪行法定原则、罪刑相适应原则、刑法适用平等原则。尤其是,法律规定本身存在问题,在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研究的基础上下判了。只能怪自己才疏学浅及信息不够充分了。

  当然,该案的判决也颇具社会效果:一则可以宣示出我国高度重视航空安全,用刑法来督促航空人员遵守规章制度,确保飞行安全;二则,对航空人员是一种警示和教育,从而进一步强化航空人员法制意识,促进全民守法观念的培养。

  作者简介:

  许凌洁,中国民航飞行学院航空运输管理学院副教授,兼四川全兴律师事务所律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民航法、民航管理,负责或参与多个民航类研究课题。

上一篇:中国民航提速机场建设 将打造多个国际航空枢纽
下一篇:中国飞行员入刑第一案宣判 当班机长获刑3年


主页    |     要闻动态    |     数据发布    |     环保督察    |     澳门平台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澳门平台官网 版权所有